關於部落格
  • 1586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紙條

寄件日期:2000/12/27 (星期三) 下午 05:03

她曾在心裡起一個想法,關於一張內容如下的紙條:

「假如有一天我突遭不可抗力之意外,請捎封信給 xxx@xxx.xxx.xxx。請告訴他發生的事情,並告訴他我不能再寫信給他了。

 附註:我的 E-mail address 是 xxx@xxx.xxx.xxx
 密碼是 xxxxx」

當時他們開始寫信不過數週,因此這念頭的緣由,自然還不是出於對彼端的朋友的情深義重。她也並不是個神經質或杞人憂天的人。只覺得萬一不能寫信了,總要交代一下,世事總無常嘛。

後來因為她想不出這樣一張紙條該交給誰好,這個念頭很快便給打消了;卻在不久之後一場沈悶的會議中,真的給寫了下來。
當時她瞌睡極了,便開始寫字提神;詩啊詞啊寫完了,沒字可寫,便寫那有點荒謬的交代。
瞌睡時寫下的字,後來她左看右看,臉紅了,覺得寫得真醜。坐在一旁的同事湊來個好奇的頭,她把那頭給擋了回去,順手便將紙條夾入筆記本中。

***

他們一群朋友在巴黎玩瘋了。回程有幾百公里的路途要趕,自巴黎啟程時,卻已是晚上近九點。

高速公路上,只有他們三台車前後急馳。趕長程夜車,加上回家心切,車速越來越快。她在第一台車內,半夢半醒間,只覺得雨越來越大了,而車速快得驚人...

車過法國和比利時邊境時發生了意外。那一瞬間發生的事情很難說清楚:雨太大了,車速失控,他們的車子在下交流道時打滑;她看到車子與交流道側邊的防護牆以極高速接近;她聽到駕駛座上的R喊了幾聲 'SHIT', 頭一聲還是懊惱,後來的聲音裡已滿佈驚惶。她知道要無可避免要撞車了,恐怕會撞得不輕,頃刻間轟然巨響,接連著又是幾聲巨響... 連防護牆也沒能擋住車子的高速,車子衝斷防護牆,翻下了交流道...

她本能地縮起雙腿,她是多麼熱愛腳踏車和在大自然裡奔跑啊... 她依稀看到窗外的景物像陀螺般旋轉,玻璃碎片亂飛,背部與肩部傳來一陣強烈刺痛...

他們的車翻出交流道後,隨後的友人的車也順著同方向,翻下交流道外的小坡,兩台車全毀。車頭全撞沒了,車頂在翻滾中也壓扁了。

事後,保險公司和拖吊廠的人皆訝異的說:沒死人?怎麼可能?車撞成這樣,人還能躲在哪裡?

她蜷曲在座位和車頂的縫隙,看到車頭在冒煙。她知道車子沒有爆炸,自己還活著;她檢查了四肢,都好好的連接在身體上。她放心了,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與滿足。

***

我很喜歡在夜間飛行時,俯視人間燈火。

我很少在飛機上看電影。大半的時候,我將頻道切到飛航狀況台,觀察飛航數據的變化:目前高度,機外溫度,地面速度,距出發地哩程,距目的地哩程,剩餘飛行時間... 與飛航數據切換的是微縮地圖,標示著飛行軌跡和目前位置。於是我知道,腳下這一片燈海是布達佩斯,這一曲湛藍的蜿蜒是多瑙河... 我們飛過一個又一個的城市。

千萬哩的航程,在高速下剝離成許多片段的城市飛行。片段與片段,我們飛過一個又一個的城市。我慢慢遠離來處,漸漸接近歸程終站。我常在這樣的過程中,整理自長程旅途歸來的心情。

意外發生後,連著好些天的忙亂,消息傳回台灣總公司後,台灣稍來的電話更是響個沒完。車禍的情形和傷勢一遍一遍地被重述,累得接電話的同事簡直想開個記者招待會,一次講清楚。

回台的行程延後了。還是同一班飛機,夜間飛行。機艙裡的旅客都睡了,我拿出筆記本準備書寫時,這張紙條慢悠悠地掉了下來。

我怔了一會兒,原先當它是個笑話的。


如果少那麼點運氣,有人會看到這張紙條嗎?

他或她,是否會幫我寄出那樣的一封信?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