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586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Friday

****

隨著專案的接踵而至,在會議室之間穿梭的時間,漸漸超過我在那一方安靜的小小辦公桌的停留。
每天到辦公室,以水、以憐愛澆溉了桌上生意盎然的銅錢草,我便得抱著手提電腦與記事本,開始一天的會議趕場。

從 Fab 12 會議室 883 到 Fab 7 會議室 318,從 Fab 7 會議室 318再到 FA8 會議室 423... 會議滿滿的日子裡,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被粗糙地對待著。早上在開往五廠的交通車上草草用過早餐,中午在七廠的麵包店買剛出爐的熱裸麥填填肚腹,下午又置身十二廠的會議室啜飲著樓下 Starbucks 剛送來的焦糖馬其朵。有時會議中討論的如火如荼,我卻一時迷惘,得翻開筆記本查閱當日行程記錄,才知道此時此刻的我,正置身於哪一個廠區大樓裡。

就像此時,下一場會議在十分鐘後開始。廠區的交通車三分鐘後就要開。電梯前的人們沈默地等候,面目如一地盯著電梯樓層的燈號跳動。
電梯又停在某個樓層不動了,這一停耽擱了好久,想來又是某一批晶圓下貨,作業員正將手推車稀哩呼嚕緩緩地挪進電梯原本狹隘的空間 --

 

交通車即將開了。無法再等待的我轉身奔跑。奔跑、追趕、奔跑、追趕…  高跟鞋踢踢達達的聲響,驚惶著樓梯間錯落的冬陽。

到底我如此匆忙地,究竟是要往何處奔赴呢?在結束了一整天忙碌的會議行程,稍稍能喘息時,我往往在腦中短暫的留白裡,閃逝而過這樣的問題。

就如此刻,結束了最後一個會議。會議冗長的令冬陽收斂了光、令烏雲濃重了天際,傍晚時刻天色詭譎地闃暗,交通車搖搖晃晃地在下班時刻的園區道路上逡巡;四周的車流,是否都要往某個屋子裡、某一盞昏黃暖亮的等待的燈駛去?忙碌的我如此忙碌的奔赴,究竟要往哪裡去?車窗上的雨滴併流成一股小河流,加速地滴落車窗,卻對我的問題沈默。

我透過雨滴小河,望著車窗外流麗的車燈,在心裡頭安靜地說著:

「週五了呢。」

***

週五的夜晚是週末假期的開始,心情是是極其鬆懈的。

或和好友相約一餐豐盛美味;或到書店選兩本新書;或到文具專櫃買一些新奇的小玩意兒;在百貨公司揀選一條水鑽腰鍊;或到清倉折扣的店面買一件荷葉袖口的小洋裝;或到量飯店添購生活用品;或到新開的日式超商尋覓是否有新口味的凱撒沙拉;或浸淫在香氛小店裡的薰薰氣息裡,揀選一款未曾嘗試的香精油。或看一場二輪電影,散戲了,再買一卷城隍廟前熱烘烘的潤餅捲,溫暖地懷在口袋裡,口眼鼻耳裡盡是香菜和著蛋酥花生粉的濃郁香氣。

朋友們總說這小城單調了些,常常在假日裡結夥逃叛小城。但對容易滿足的我而言,她卻是是如此將將好地,服貼地滿足著我的身心靈。不太多,卻總是夠,我不用去網路翻揀那種整理妥貼的「○○吃喝玩樂走透透」的檔案,從一百家義大利餐廳或兩百家日本料理中,挑選出和朋友聚會的地點。單純的選擇讓我快樂而滿足。

***

當我以鑰匙旋開房門時,精確的時間,已經是週五的夜晚十點三十分。

方自洗衣店領回的被單與枕套,似乎都還殘留有烘衣機的餘溫。我將自己埋入鬆軟的被套裡,深吸著老闆娘新換的洗衣精香氣。

伏在地板上,一寸一寸擦拭著幾日來的落塵,直到觸感光潔,配得上剛剛洗淨換好的床單被套。

拔掉電話線,關掉手機,按下鬧鐘。
不開大燈,不開電腦,不收 E-mail。

旋開向日葵夜燈,一室柔暖暈黃,流轉如醉。放上最輕柔的音樂,撫慰心脾。點上香精燈,滿室生香。

褪去衣物,我帶著水果酒一起進入浴室。臉盆裡注滿騰騰熱水,溫熱著帶果香的酒。熱氣蒸騰熨貼著我的肌膚毛孔,洗滌我疲倦的身軀。
像是一個奇妙的儀式,我的腦中、心中、氣息中,屬於工作與專業的那一部份,往往在這個過程中滌去,變成一個單純地、渴盼歇憩、渴盼撫慰的女子。

週五的夜晚,多麼美好的解放。

斟上一小杯溫酒,不致醉人,卻足以使我帶著微醺,讀完一本書的章節,然後暖暖睡去。

外頭風烈烈的吹,窗櫺格達格達地顫慄著。這個城的脾氣,我已經是很熟悉了。

一陣強風來,眼前忽地一片闃黑,四下一片闃靜,良久良久。我在黑暗中摸索著抽屜中的蠟燭 -- 粉紅的蠟燭是玫瑰,黃色是香草,橙色是柑橘,水藍是野薑,白色的沒有氣味 -- 但這黑裡,什麼也分不清了,於是我兜了滿懷的蠟燭回到床前。

總共有卅三支,白的粉紅的黃的橙的水藍的,燭光煢煢,光影浮動。

我的酒量一向很淺,但分不清究竟是因為微醺,還是因為搖曳的燭光,眼前逐漸飄忽搖晃了起來...

週五的夜晚,我的房間內,總會有一個,小小的神秘儀式。今夜,這個儀式添了卅三朵燭光,使得原本簡單的儀式,奢侈而豪華了起來....

(本文插圖來源:http://www.jimmyspa.com/index.asp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