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586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驚蟄,雜想

【驚蟄】
雨,嘈嘈切切地落著。間或著幾聲悶雷,電光晃晃地照亮了夜空,又戞然隱沒在驟密密的雨陣中。
 
那天是『驚蟄』,悶雷震地響起,土壤裡沈睡的蟲子,都給驚醒了。接連著幾天密密的雨,沒止沒歇的,彷彿桌上的鍵盤擰一擰,都可以擰出一盆水。
 
晨起,驟雨後的院子有著春雨洗刷後的泥土氣味。櫻花花期已經過了,殘存幾支豔紅,在枝頭怯零零地滴著殘雨。小樓階上落英繽紛。
 
那寒冷而漫長的冬,是真的過去了。
 

【珍貴】
約在茶樓,雜誌的訪問。我從雨中來,髮梢還掛著濕漉漉的雨珠,人未到,就聽見社上友人的談笑風生,熱鬧地擁擠在這茶樓的小小空間。
 
記者一提醒,我才注意到,果真我是這男人幫裡唯一的巾幗了。
 
在這群男人幫中,我一直是羞澀客氣的,於是靜靜坐在一旁聽大夥兒訴說社上的種種;很多事情細細回想,才真覺得難得與珍貴。訪問結束前,大夥兒在鏡頭合照,一起和樂融融地笑著:這一群來自四面八方的人,未來,誰知道會不會將往四面八方奔去呢?這才真切的感覺到,這樣的緣分讓我們聚首,簡單真純,卻又多麼珍貴。
 

  【幸福】
週末,又是撲天蓋地的雨陣。擎著傘在捷運出口等待朋友,遠遠的,有一個車門開了。
因為大雨,我比預定的時間晚了近四十分鐘,我滿懷歉意地收了傘,風冰的剮骨,友人的笑容,卻讓我有著放心的溫暖。
 
我們一起出席好友Y的婚禮,席設海鮮樓。前兩道菜是海鮮拼盤與總匯,D一邊幫我細心地斟菜,一邊說:『等會兒蝦子上來,我幫妳剝殼。』
 
忽然覺得心頭一陣熱熱的感動,他還記得一個許久不見的朋友,對海鮮過敏的事情。一起工作那畢竟是幾年前的事情了,D卻還記憶著這些枝微末節。
 
這樣的好男子啊,什麼樣的好女子該值得他呢?
Y又值得什麼樣一個新娘呢?這一場婚禮,可把Y弄得焦頭爛額了。我和D專心望著牆上投影的新郎新娘相片,聽說出自Y的剪輯,從兒時到中學到結婚,我們看著討論著,都忘了動筷子,同桌的女方親友團很熱情地招呼:
 
『小姐啊,妳不要看到都忘記吃東西ㄋㄟ~』
『我不餓,謝謝啊,』我笑著說。
『真的不餓喔?那我們就拼下去囉(台語),』
來自某一個阿姨豪邁的台氏幽默,大家都笑了。
 
臨去時提著一大盒喜餅、喜糖、粉紅色的小熊玩偶、一莖新鮮的玫瑰。我步上公車,一望而知方從喜宴歸來。喜宴總是如此,熱鬧喧嘩而倉促,大概所有的新人們,總要埋怨自己的婚禮,倉促擾攘了些吧。然而每回參加好友的婚禮,我總有幾乎落淚的感動。
 
還是感染到幸福的。儘管擁擠忙碌。祝福Y結婚快樂。
 


【夢想】
雨終於暫歇了。悶了幾天,我決定到寶山水庫繞繞。
 
風還是冰冷,天十分濃重陰鬱。望望天空,彷彿不小心打一個噴嚏,就要抖下密密的雨陣來。
 
往寶山水庫的路上,有一戶奇妙的人家:有一個修繕的很舒適的房子,庭園裡有假山、小水池、鞦韆、涼亭,門前有花園,屋旁有菜田、溫室;仔細看,草皮上有狗兒追逐嬉戲,菜田裡有大白鵝,圍牆邊甚至還繫了兩頭羚角大山羊。
 
每回走訪寶山水庫,經過這戶夢幻的幾乎不真實的人家,我總停下來看看,想像房子的主人,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情懷,打造一個彷彿童話中走出的小小莊園。
 
『我家門前有小河,後面有山坡;山坡上面野花多,野花紅似火。小河裡,有白鵝,鵝兒戲綠波…』
兒時的歌謠,我們都唱過。只是記憶太遙遠了。當年唱歌的孩童,並不知曉其中的意境與畫面;現在的我們,則沒有看過河裡的白鵝。
 
『存一筆錢,在鄉下買一塊地……』
這樣的夢想,我們都說過。只是距離目前的人生軌道太遙遠了,因此也只是說說。畢竟現在的我們,都忙著在城市中庸碌翻滾,沒人想要去種田。
 
今天我終於在屋前看見了兩個人影。看不清容貌,但從走路略微的蹣跚看來,是一對互相攙扶的老夫婦。他們在霧中扶持,站在屋簷下,看著滿園奔跑的狗兒,大白鵝嗤拉拉地拍撲著翅膀,撥弄著池裡的水花,圍籬旁的山羊間或咩咩地叫著……
 
是他們年輕時曾有的夢想嗎?
 
鎮日奔忙的我,還保有著我的夢想嗎?
我的夢想,需要另一個人來圓滿嗎?
如果,終究是一個人,我的夢想,能不能不孤單?
 
希望老夫婦是幸福而滿足的。
 


【雪的可能】
H稍來了一個訊息:『外頭正飄著雪呢,』
雖然這幾日冷鋒南下,但我確定這個小城是從不飄雪的:『你在哪兒?』
 
H正在北國出差,遇上了雪。輕柔的雪灑落車窗、屋簷,墜滿了枯樹的枝枒,鋪蓋了整條長長的街,一片雪國的世界。
 
他說,踩在雪的上頭,聲音是清脆脆的。
 
『很美,真的呀,』H的語氣難掩興奮。這是他生命中經歷的第一場雪,我揣摩著H的初雪體驗:向來縱情又感性的他,可能已經走了一整夜積雪的街,踢著雪,踩著枯葉,街頭到街尾,一遍又一遍。
 
其實我很想挽著一個人的手,走在下雪的街頭,這就挺幸福了,說,
『要是妳來,我就不管了,就牽起妳的手了,』他興奮地說著,天真的像個孩子。
 
初雪的興奮,我真的知道的。
我還記得我的第一場雪,簡直沒有在雪地裡狂舞起來。
 
要是真下雪,我也認了,』我笑了:『雪國的美景,畢竟是值得。
 
對於在島嶼生長的我們來說,雪,的確有無限的可能。
 
雪的珍稀、雪的神秘、雪的剔透、雪的純潔,雪的魅惑、雪的迷人、雪的美麗,還有雪的包容……
當雪降臨大地,世間的一切穢濁,被潔白的雪覆蓋,都將變得完美無瑕。
 
能挽著心愛的人,走在雪中,是一種多麼純淨而滿足的幸福。
 
我能理解你,在雪地裡,那渴望分享與陪伴的感動,是如此純粹;
於是,倘若我們相遇於雪地,彼此孤單,那我願意作你的陪伴,挽著彼此,走過這條長長的街。
 
不要,不要辜負了這場雪。
 
當然,就只是牽著手,依靠著彼此的孤單與快樂,在這下雪的夜 --
 
當雪輕輕灑落,你我相遇的街。 
Jessamine 於初春風城
 
(本文插圖來源:http://www.jimmyspa.com/)





本文於2009/7/21,獲得中時部落格推薦為『嚴選好文』。


本文於2009/6/9,獲得 Yahoo! 奇摩推薦為『精選好文』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