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562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靜夜星空

 
***

只能說,來得實在很不巧,在專案上線前兩天的早晨,先是我的小喉嚨出現疼痛且吞嚥困難的症狀,然後幾個小時內,我的體溫迅速地一路攀升到驚人的 39.7℃;

「很燒耶,妳不請假回家呀?」保健室的護士小姐在領藥記錄上填了 “Fever”,遞給我一顆退燒藥、一顆感冒藥、一顆普拿疼。

「到達停班停課的標準了吧?」我淒慘地笑著說。來得太不巧了,上線前兩天有太多事情要處理,儘管整個人因為高燒而昏沉疼痛,但除了支撐著工作以外,也別無選擇。頂多,頂多只是搖搖頭,對自己苦笑說:「來得太不巧了。」

儘管才是這禮拜的事情,但那幾天記憶卻十分模糊,回想起來只有不斷地說話、不斷地盜汗、不斷地寫 E-mail 送 E-mail、不斷地服用退燒藥。。。

專案順利上線了。我請了兩天假,頓時像放了氣的皮球,鬆脫而虛軟。

真的回想不起來,這樣的忙碌已經持續多久了?儘管很多時候,我也對於這總不曾停歇的追逐感到極度茫然;但那一點的疑惑,往往如風中微弱閃熾著的星火,當更緊湊的追逐如颶風般席捲湧來,這點小星火,便『噗』地迅速地熄滅了。

星火熄滅了,我繼續的奔跑著。日復一日的追逐中,我不停地達陣,卻越來越不確定,前方等待著我的是什麼。

病假第一天,整天沒有出門。我昏沉地睡著,昏沉地盜汗,偶爾被公司來的電話喚醒,討論完工作後又繼續昏睡。不斷地有夢,接續著醒時電話的內容,夢中都是工作夥伴的臉孔,連夢裡的電腦螢幕上,都是剛上線系統的資料。夢裡的我處理著一件又一件的工作,忙碌而從容地,說起來不算是惡夢吧,只是滿滿的,都是工作。

直到子夜降臨,在滴答的雨聲中,我終於從不知是現實還是夢的工作中醒來。
房裡一片覷暗。我沒有去開燈,甚至沒有睜開雙眼。只是任由自己在黑暗中清醒著。

很久沒有好好的聆聽雨聲了。
很久沒有和自己獨處了。
很久沒有這樣寧靜的清醒了。

很久,沒有這麼不帶壓力地,思想工作以外的事情了。
很久,沒有擁有這麼奢侈的,不需急著趕赴下一個目的地的從容。

我任由自己在黑暗中清醒著,直到雨聲漸漸零落,雨停了。

『滴,咑 — 滴滴 — 』

幾滴殘雨從屋簷滴溜溜落下,很靜的夜,連水珠兒滴落的聲音,都格外地靈巧乾淨。

時鐘走到子夜一點十七分,高燒後的疲倦席捲而來,在這一刻,我卻突然很想念月光。


【靜夜星空/張雨生】


***

我很喜歡我住的地方,那是逐山而居的一幢古舊洋房,有可愛的小庭院,一隻美麗的白貓;春天院子裡綻放著粲然櫻花,秋天的空氣裡,會飄著細碎的桂花香。我的房間落地窗外,是一排茂盛的朱槿,早上出門時,偶爾會遇到晨起的房東:

『我在澆花哪,』浪漫的房東小姐,總是笑嘻嘻地對我說:

『等花長到腰一樣高,一朵朵花苞就會開成大紅花,妳打開房裡的窗子往外看,就可以看到花,在風裡,搖啊搖喔。』

那一排朱槿,不知道結花苞了沒?



夜很涼。稀薄的雲開了。月光下,我裸著腳,走在小庭院的石磚上。雨後的石磚,閃漾著月亮溫潤的光澤,我輕輕地踩著石磚,白貓輕輕地跟著我。貓與我,都像踩在月光裡,踩在夢境中。

啊,月光下的朱槿,果然結了許多可愛的小花苞哪,我驚喜地摸著濕漉漉的花苞,想像深秋來臨時,那一窗紅花在金秋陽光中搖曳飛舞的景象。月光如水銀洩地般灑在庭院裡,樹梢、花苞上掛著的水珠、草間的露水上,都隱綽綽地閃著銀光。下過雨的空氣很清澈,天邊的星子,也點點晶亮了起來。

山中的秋蟲,吟唱般地鳴了起來。

我赤足爬上階梯的最高處,清澈的星空下,城市的燈火點點閃亮。這創造了無數經濟奇蹟的工業城,初入社會的我,在這裡忙碌而認真地努力著、生活著、跌撞著、成長著,並始終真切的相:善良與努力,將引領我到一個洋溢真善美的成人世界。

這麼多年來,再沒有比這裡更令我熟悉的地方了吧?然而在此時,雨後的星空下,這個城市的燈火,卻遙遠而陌生了起來。

越來越多的時候,我對於這總不曾停歇的追逐感到茫然。日復一日的追逐中,我不停地追趕、顛仆、達陣,卻越來越不確定,前方等待著我的是什麼。

『咑 — 滴 — 』夜風吹落了樹梢的雨水,滴在屋簷上,滴在小水窪裡。

我的童年裡,『聽雨』,一直是個美麗的回憶。當我們還住在那八、九十年的日式老宅子時,我便常常安靜地諦聽整夜的雨。聽雨聲從輕巧到磅礡,從激昂到低吟,宛如一首鋪陳著起承轉合的交響奏鳴曲。我特別喜歡聽雨後的殘雨,聲聲滴漏至更明,兒時並不懂得那是什麼感覺,只覺得夏夜的的躁動,總能隨著那一聲一滴漏的洗滌,漸漸平撫下來。

殘雨仍自屋簷零落地滴漏著。跟著滴雨聲,我彷彿回到了童年,在那個美好而朦朧的年歲裡,雨聲總能溫柔地平撫我的浮躁。夜風中,我聆聽著殘雨,任雨聲一點一滴地洗滌我的疲憊,清澈我因徬徨而蒙塵的心靈。我感到許久不曾有的輕盈,彷彿大病初癒。

咑。滴,咑滴。

倦意漫捲而來,我卻眷戀這雨後寧謐的靜夜星空,不願離去。貓咪柔順地倚著我的腳踝,我們並坐在階梯上。我將眉心輕輕枕在膝頭,任疲倦、同這寧靜的月光,溫柔地將我包圍。

好靜的夜啊。

2008/9/26 子夜於風城


***

【靜夜星空/張雨生】
收錄於張雨生專輯《一天到晚游泳的魚》,1993年8月發行
這首歌透過雨生乾淨的嗓音,特別能詮釋出靜夜星空的寧靜與純潔。


詞:游彌堅 / 曲:海斯


 


一陣大雨剛剛下過
從那寂靜的夜空
向地上照下星光
照下無限神秘星光
四處無聲黑夜森森
萬物睡在無言中
滿空星座放出青光
說出人們永遠的夢



***


『靜夜星空』另有一曲蔡琴詮釋的版本,也是我十分鐘愛的版本,

靜夜星空/蔡琴


有別於雨生的版本,蔡琴以低吟而濃郁的情感來詮釋,另有一種滄桑後的寧靜。
收錄於果陀劇場淡水小鎮原聲帶《機遇》,2000年3月發行,現已絕版。

 ***

本文於2009/2/9,獲得中時部落格推薦為『嚴選好文』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