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586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我的胖蛤蟆


***

通常,你都是怎麼開始,感覺到夏天的腳步呢?
 
倚著青翠的山坡地,我租了一個小房間,這樣的地方,通常生態茂盛而活絡。我的房間門口有幾級石階,每當蛤蟆們開始聚集在我的高跟鞋旁,我便知道,夏天來了 — 帶著溫暖的南風、絢爛的晚霞、踩著輕盈的腳步來了。
 
剛認識這群蛤蟆的時候,他們實在帶給我莫大的驚嚇與困擾。事情通常是這樣發生的:
 
清晨出門時,我睡眼朦朧地把腳伸進鞋子裡,忽然覺得腳尖探觸到一陣粗糙的蠕動;然後濃重的睡意,會在半秒內完全驅散,我輕輕地慘叫一聲「啊、」,踩著絲襪跳到五公尺遠,而一隻傻不愣咚的蛤蟆,正睡眼惺忪地,從甩到一旁的鞋子裡爬出來…
 
我再也不能睡眼惺忪地用腳尖去找鞋子,因為十次裡總有五六次,鞋子裡頭正安穩地睡著ㄧ隻胖蛤蟆。
 
起先我對蛤蟆的魯莽和醜笨模樣,感到十分反感。然而在幾次飽受驚嚇的接觸中,我幾乎可以確定:蛤蟆的皮膚是乾燥而粗糙的,並不是印象中的潮濕骯髒。而且後來我發現,蛤蟆只是喜歡在我的鞋裡睡覺(他們特別喜愛那一雙小紅布鞋),而除了睡覺以外,其實並無尿床之類的惡習。

此外,每天晚上回家時,蛤蟆們總是熱烈地跳個半天高歡迎我 — 終於,在這樣的溫情攻勢之下,我漸漸對這群其貌不揚的蛤蟆們,起了一種微妙的情感變化。

於是,每天早上出門時,我總會先蹲在石階上,捏著鞋頭抖一抖,確認裡面沒有蛤蟆,或是把熟睡的蛤蟆輕輕地抖出來 — 

雖說我努力嘗試與蛤蟆相親相愛,但每次蛤蟆傻愣愣地滾出來時,我還是屢試不爽地、驚嚇地彈到五公尺遠的牆上、並輕輕慘叫一聲。
 
一天清晨出門前,我照例輕輕抖著鞋子,沒有蛤蟆滾出來。我把腳探進鞋裡,忽然感覺到一陣久違的粗糙的蠕動!
 
「啊~~」這次是超級大慘叫,我把鞋子甩得大老遠,大概甩到了花園的另一頭吧,還是沒有看見蛤蟆滾出來。

花了幾分鐘,稍稍平復那驚魂甫定的心情,我走到鞋子邊,拎起鞋頭,漸漸加重了抖動的力道,甩了好幾回合,胖蛤蟆終於傻不嚨咚地滾了出來…

原來經過了大半個夏天,蛤蟆胖了,結果卡在鞋子裡,差點出不來了。
 
後來R聽了這整個過程,自己為那隻摔到地上的蛤蟆,加了一句旁白:


 「夭壽喔~  瞎~咪~郎~啊~~~?!?!」

一個清晨,我睡眼矇矓地出門,半路上才發現:左右兩支鞋子,顏色竟然不一樣!我氣急敗壞地地跑回家,蛤蟆們看見我突然回來,興奮地跳呀跳著,還呱呱呱叫個不停。我一面急忙著換鞋子,一面和蛤蟆們計較了起來,氣呼呼地訶斥他們:「幹麼笑我啊?!」

蛤蟆果然笨呼呼的,我的斥責絲毫沒有減損他們的熱情,直到我出門前,還聽到他們熱鬧地呱呱叫個不停。
 
但並不是每一次,我都會這麼細心的記掛著蛤蟆。一個夜晚,我打算摸黑到飲水機倒水,伸腳往下探拖鞋時,悶的一聲:「噗啾~ 」像是什麼東西扁掉了的聲音,從我腳底下傳出…
 
我頭皮一麻,幾乎是反射性地衝到浴室裡,緊閉眼睛、看都不敢看地、猛力刷洗著腳丫子。我顫抖的很厲害,我踩死了一隻蛤蟆,我踩死了一隻蛤蟆,那每次看到我,就熱情地跳得半天高的蛤蟆…那個夜晚好寧靜,我卻幾乎要哭出聲了。
 
隔天早上打開房門前,我心想:「請樓友建華來幫我處理吧,」。建華曾幫我在房裡抓過青蛙,他一定會願意幫我處理這個憂傷的葬禮的。我打開房門,鼓起勇氣往階梯上一看:
 
蛤蟆們依舊熱情地跳著迎接我,而階梯上,有一粒扁掉的葡萄…
 
我猜,那一刻,我的眼睛真的有點濕了……。
 
最酷暑的那幾天,蛤蟆們似乎失去了大半的活動力。那正是我工作最忙碌的幾天,每天都幾乎是在睡眼惺忪的狀況下出門。
有一天清晨,照例捏著鞋頭抖鞋子時,我忽然想起,已經好幾天,沒看到蛤蟆們了。我把每一支鞋子,都拿起來搖了搖,每一個鞋子,都是空寂而清爽的。
 
蛤蟆走了嗎?他們去哪兒了?
 
在整理工作日誌時,我發現那最熱的幾天,時節正走到最溽熱的節氣,大暑。而下週某一天的日期下方,則註記著下一個節氣的到來,那是「立秋」。
 
我其實早該預先知曉的:秋天要來了。因為我的蛤蟆們,已經隨著夏天的腳步,悄悄地離開。
或許明天開始,出門前,我不用再抖鞋子了。

我卻已經開始懷念夏天,與我可愛的胖蛤蟆們。
 
*附註*
 
大暑: 氣候酷熱到達高峰。
立秋: 秋季開始,氣溫將由熱轉涼,涼爽舒適的秋天就要來臨。
 

 ***

本文於2007/8/13,獲得中時部落格推薦為『嚴選好文』。


本文於2007/8/6,獲得 Yahoo! 奇摩推薦為『精選好文』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